嘉興在線 - 嘉興第一新聞門戶網站 嘉興日報、嘉興廣電聯合主辦 河北11选5最大遗漏值
您當前的位置 : 嘉興在線  >  人文  >  正文
故事新編 | 阿航
2020-01-09 08:44:22

請輸入圖片描述 


有兩座山,形狀奇異。民間就有人將它們喚成雌雄山。這雌雄山的中間是一條江流。那雄山的山梁,非常突出,延伸進了江水的中部,這兒的水流自然就湍急了,卷起千層浪,發出轟隆隆的巨響。在沒有車路只通水路的年代,船只和木排經過這兒時如過鬼門關。掌舵的老大大多訓練有素,也不敢有絲毫怠慢,但悲劇還是時有發生。歷代以來,葬身于這“鬼門關”的冤魂無以計數。

 

本來,世上萬物皆成陰陽,山有雌雄相互吸引倒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??墒?,這對山精為圖自己的快樂,卻使得人世間幾多人家悲歡離合,這就可恨了!

 

于是,民間即有鄉紳出面,召集眾人,有錢的出錢,有力的出力,在雌山的山背上造了一座塔,名喚鎮春塔,那用意是顯而易見的。為什么這塔是建在雌山身上,而不是建在那直接制造災難的雄山身上呢?這大概與中國“男尊女卑”的傳統文化不無關系吧。當年的造塔者們認為,如若雌山春心泯滅,那么,雄山便就不會蠢蠢欲動,探頭探腦了。如此一來,便可廣開江門,來往船只暢順通達。

 

鎮春塔旁是有一座寺廟的,里頭有一個老和尚和一個小和尚。平時前來寺廟燒香拜佛的,大多是船家的女眷們。女眷們個個虔誠,跪在蒲墊上念念有詞,祈求雌山的春心滅得越徹底越好,好讓自己的老公行船出入平安。

 

老和尚的日常程序是念佛經,敲木魚,數佛珠子;小和尚不大安分,念佛經時眼睛東溜西瞟的,老和尚稍不留意,小和尚的身影就不知跑到哪兒去了。但小和尚對日常事務,倒是不偷懶的。大清早里,他用陶罐捧回一罐罐泉水,那口不太大的水缸很快就滿了;接著他便拿起掃帚打掃庭院的落葉,有時候他也會拄著掃把聽兩聲鳥啼,恍惚一會兒。

 

小和尚還要做飯,照料兩畦菜地。在他人看來,小和尚簡直就是老和尚的傭人和幫工嘛。

 

山中無日歷,歲盡不知年。

 

大雪封山的那天,小和尚暗自忖度,此時那山下人家,想必是要過大年了吧。那香噴噴的糖糕,以及雪白的爆米花,使得小和尚向往起世俗的生活來。小和尚很快就把自己的思緒掐斷了,沒有讓它再往縱深處發展。小和尚他更不敢將自己的想法對老和尚講了。老和尚是個嚴厲的人,不茍言笑。他常教導小和尚說,我們出家人就是一座塔,得把什么心思都給鎮住的啊。

 

大雪紛飛,山上一派寂靜。老和尚和小和尚盤腿圍坐于火爐旁。老和尚進入了冥想之境;小和尚眼珠滴溜溜地轉。小和尚聽到外頭院子里有聲響,他好生納悶,便推搡老和尚說,師父,外頭是不是有人進來了呢?老和尚睜開眼,他說那是你腦子里想的,還不趕快打??!老和尚后來就打起輕微的鼾聲,小和尚看在眼里,他隨后悄然站起,輕手輕足走出屋外。院門果然已被推開,有個人趴在門檻上。那人的身上因撒了一層薄雪,形同被白紗巾裹著一般,有幾分縹緲,也有幾分落寞。小和尚呆呆地看著這幅圖景,癡迷了一陣子。他回過神來后,轉身叫嚷起來,師父,師父,真有個人呢……睡在門枕上……

 

老和尚隨同小和尚從屋子里出來。老和尚疑慮重重,百思不得其解:這漫山遍野的大雪,連鳥飛上來都困難哩,怎么還會有人跑到這兒來呢?

 

只要是人,就受不得凍,就得將搬進屋里去烤火。老和尚和小和尚齊心協力,一個抬頭,一個抬腳,搬運大弓似的將那人往屋子里移。小和尚體坯小,累得夠嗆,但他還是喘著粗氣開口說,師父,是個女的呢。老和尚沉吟著,沒出聲。

 

他們將那女人放在老和尚的床榻上,老和尚吩咐小和尚把堂屋的火爐給端進來。

 

那女人的臉容十分潔白,襯托出嘴唇的鮮紅,像一朵含苞欲放的月季花。老和尚說,就讓她睡一會兒吧,不要驚動她。小和尚說,師父,可她身上的衣服是濕的呀。老和尚回轉身看了一眼那女人,他咕噥著說是濕的啊,可是……我們又有什么法子呢?

 

他們兩人從老和尚的臥室出來。老和尚自言自語地說,塔坪上那株蠟梅恐怕開花了吧。小和尚說我跑去看看就知道了唄 !小和尚跑進雪地后,老和尚又在他身后說,這雪天里滾雪球挺有意思的噢。

 

小和尚一口氣跑到塔坪,見那蠟梅的花還沒開放,不過快了,那一個個玉米粒般的蓓蕾,已經裹得不那么結實了。

 

小和尚的興致很快就轉移到滾雪球上了。他的雪球起初只有拳頭大,小和尚像條勤快的狗那樣,趴在雪地上耐心地滾啊滾,他不知滾了有多少時辰,他渾身都出汗了,自己也快要變成一個雪人了,那雪球就有水缸那般大了。

 

夜間雪停,月弦兒如同一把割麥子的鐮刀懸掛在天幕上,一派清朗!

 

小和尚起床撒尿,他提起尿壺時,但見窗外銀裝素裹,他索性就放下尿壺跑到院子里去撒了。小和尚邊撒尿邊擺動腦袋四下打量,他發覺自己的身子憑空輕了不少,就像是一枚浮在空氣中的無鱗魚。打過尿顫,小和尚欲回屋里去,可他的身子卻不由他指揮了,他就如一具木偶,被一根無形的線牽引著移向了那塊松樹林里。小和尚凍得上下牙打架。

 

這時,小和尚瞧見有兩盞紅燈籠打從遠處提過來。那兩盞紅燈籠一般大小,間距也是相等的。小和尚眼看著那兩盞紅燈籠往塔坪那兒提過去,然后,那兩盞紅燈籠就繞著塔身往上升。小和尚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

這時,寂寥無邊的天幕上,卻裂開了一條縫,隨后是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,小和尚的眼前金星四濺,火光沖天……

 

寺廟成了一堆焦黑的廢墟;鎮春塔尚留半截,有一條巨蛇的遺骸掛在其上頭。

 

民間故事的想象力是這樣子的:原來雌山精難以忍受寂寞的煎熬,托體化為巨蛇,爬上山來,欲將鎮在自己軀體上的塔纏塌……那樣子它就可以同先前一樣去和雄山幽會相親相愛了……雷公爺因念及人世間的苦難,在這緊要關頭劈死了那雌山精變成的巨蛇。由于雷電是不易控制的,故而在劈死那巨蛇的同時,也劈塌了半截塔身,并殃及寺廟遭受焚毀。

 

人們為紀念以身殉職的老和尚,籌資在原寺廟的廢墟上替他造了一座墳墓。老和尚的尸骨沒有尋著,人們便象征性地倒了幾畚箕的灰末在里頭。

 

小和尚自那以后,就回鄉務農去了。


來源:讀嘉新聞 作者:阿航 攝影:老米 編輯:鄒漢明 責編:沈秀紅

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安裝

在這里,讀懂嘉興

相關閱讀
分享到: